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红莲花开:魔主阴魂不散》红莲花开 强受 红莲花开:魔主阴魂不散别扭受

更新时间:2020-03-26 00:03:46

《红莲花开:魔主阴魂不散》红莲花开 强受 红莲花开:魔主阴魂不散别扭受 已完结

《红莲花开:魔主阴魂不散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净瓶水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苍扈原,苍晚玉

火爆新书《红莲花开:魔主阴魂不散》是净瓶水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苍扈原,苍晚玉,书中主要讲述了: “······参见幼祭祀大人!幼祭祀大人福泽庇佑,护我苍貂——” “······幼祭祀大人圣体金安——” “······幼祭祀大...展开

《红莲花开:魔主阴魂不散》免费试读

“······参见幼祭祀大人!幼祭祀大人福泽庇佑,护我苍貂——”

“······幼祭祀大人圣体金安——”

“······幼祭祀大人福泽永享寿与天齐——”

“······幼祭祀大人&%¥*¥&#······”

“······幼祭祀大人8&……%¥&*&%*#*&%”

第一辆马车内,单薄的小身子一动,随后坐将起来。

小司瑾明显是有些恼,但除了轻叹一口气,揉一揉作痛的太阳穴,她却并未有多余的动作。或者说,是不能。

若是没猜错,这辆马车是特制的——特别为苍貂傀儡幼祭祀制作的。车帘那一处,也该有一道暗锁,这下,自己是彻彻底底被锁在了这狭小的空间内。安全,但是封闭。

随手取出玉米状的一物,强忍住翻涌而来的恶心,又是一口下去,咬掉小半截在嘴里咔擦咔擦的嚼着。

“凤离,我可算是找着你了······”

“你是谁?!凤离又是谁?!你是怎么闯到这里来的?!”

“凤离······过了好些年了,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?”

“······”

“好吧,凤离你又不说话了。”

“凤离······我是凤锦,你·····还记得吗?”

“······”

“他不好······很不好。”

“······”

“你还真是忘得彻底,呵——小姑娘,我姓魏,魏凤锦,可记住了?”

“·····”

······

再次睡醒,已不知是多久,但只见车窗缝隙外的世界已是漆黑一片,料想时间已过去许久。有风,透过细缝吹拂在小司瑾半醒的小脸上。

看来已出了城。小司瑾默默想着,这会子是在天上赶路吧。于是睡意全无,半靠在车壁上,蹙眉凝思。

眉目紧锁的小女童看起来有些别扭,有些好看,也有些可怜,但却不知她在想些什么。直直坐了半晌这才回神,随手一翻便是一块竹简,厚朴的竹片散发出些许霉味,显然已有些许年头,而且,这竹简一看就不是正宗之家所售——相当廉价(否则也不会一股子霉味)。

说起来,苍貂里总城老妇留给自己的竹简虽说不上历史悠久,但也相当有考据,近千年的大概都有所涉猎,但却并无自己所要东西的一丝半毫。手中也没有更久远的竹简,这些野家野史虽然不正宗,但也毕竟聊胜于无。

“山河篇——堕灵平原。新元历6544年,原唤引灵山脉处,四位大能于某月为着一不明缘由厮杀于此。据传,当场暴毙二人,余下两人皆是重伤,纷纷逃窜而去。那一战惊天地泣鬼神,生生摧平了整座山脉。令帝暴怒,遂凡大能之身者禁群斗法。为警示全域,遂将引灵山脉正式更名为堕灵平原······”

······

“赶了一天路了,也不知君父打算什么时辰才放我们下去!”苍扈原一把合上车窗帘幔,颇有些无趣。

“这就无聊了?”苍晚玉轻嗤一声,“就你这样,还想成为我苍貂未来的至君?你瞧瞧染姐姐,人家这才是真真的。”

苍扈原闻言,顿时苦了脸,有些郁闷的道,“玉姐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怕打坐了。可偏偏修行最离不开的就是打坐······你还说染姐姐呢!染姐姐天赋异禀,是咱们苍貂公认的幼祭祀大人之下第一人,这是我能比的吗?”

“是呢,”苍晚玉顿时笑了,脸色微红瞧着紫衣女童,“你当然没染姐姐厉害,学府里好多人都说染姐姐的资质乃是一等一的好,染姐姐你说对不对?”

紫衣女童这才从入定中出来,轻哼了一声,瞥了一眼青衣女童,“不过是学友们照顾我罢了,哪里是什么一等一的。”

“染姐姐,玉姐说的是实话啊!我也常听我的居友们议论你,都夸染姐姐你漂亮厉害!还说以后要是娶妻能得到染姐姐这样的······”一旁的苍扈原不以为然,摇头晃脑的说道。

“原弟!”苍晚染小脸顿时红了,紧绷的脸立即飞上了红霞,“你瞎说什么呢!当心给至君伯父听了又要修理你,没得学这些个混账话作甚么!”

“我又没说错······”苍扈原大抵也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这一句说得明显底气不足。

“染姐姐,不消说原弟他们了,纵是我也觉得染姐姐是顶好的。”苍晚玉眼里闪过一抹妒忌,但还是迅速的接了口。

苍晚染明显是喜怒掺合了,娇嗔了一眼苍晚玉,“玉妹,你怎的也学坏了!看我不告诉至君伯父去!”

“诶,染姐姐别呀!”苍晚玉忙笑着讨饶,“就当我一时口误好不好嘛?”

“就是就是,染姐姐你要是告诉君父了,君父一定会说玉姐是我带坏的······”苍扈原也忙不迭的道。

“你们两个······”苍晚染状似无奈的晃了晃小脑袋,又嘱咐道,“那咱们可说好了,这些个混账话以后可不许再提了。”

“嗯嗯不提了不提了······”

二人顿时摇头如拨浪鼓。苍扈原立即转移话题,道,“对了!你们可是知道今年咱们学府倒是奇怪,竟收了个小部之人。”

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小部好容易出了个像黑牙这样的人,自是当宝贝看着。拿出存了几千年的族力也不是不可能,他们可要仰仗着这位将来护着部落,说不得还要靠着黑牙跻身中级部落来。”苍晚玉眼见少了巴结苍晚染的机会,虽对于转移话题不满,但却也不好说什么,只得跟着接下去。

“玉姐,你说得在理。”苍扈原本意也不是谈论这些枯燥的东西,又忙跟着附和起来。

没了刚才的娇羞,小苍晚染又恢复了一脸高傲的模样,见着这两人说的话题却是自己知道的,但这两人却说得相当无知,也不免有些得意起来,“你们两个知道什么!”

“染姐姐怎么了?”苍晚玉有些不解。连同一旁的苍扈原也将目光看过来。

“黑牙可不是一般的小部之人。”苍晚染抬起高傲的下巴,“他可是遗蒙大部亲自选送入学府的,我听鹤松夫子说,黑牙将来是要选入十二亲王亲随之人······”

“族子、染小姐、玉小姐,到地上了,可要下来歇息?”一名妇人的声音适时在车外响起,打断了苍晚染的话。

于是这话也没了下文。

小司瑾蹙着眉,显然是有些失望。收回自己瘦弱不堪的神识,靠坐在车壁上,却是怎么也提不起精神去整理这些无用的对话。

车窗外人影晃动,不一会儿,就有火光从车缝透进马车里。

司瑾又等了一会儿,车帘处传来很轻的一声,随后帐帘被掀开,有一个漆黑的人影,看不清面容,但能看清轮廓。是苍三。

“大人,吃些东西吧。”苍三进了马车,恭敬地跪下,双手递上一个盘子。

小司瑾终于得了机会,透过被风吹拂的帘幔,模糊的地界映入眼帘。但显然,依旧是苍貂境内。远处的篝火光,隐约有声音,随风进来的,还有一阵阵肉香。

小司瑾的小手在苍三手上的盘子里扒拉了一阵,都是些糕饼,虽然无奈,但也只得拿了一块咬在嘴里。

苍三轻呼了一口气,明显是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,她还真怕幼祭祀大人哭闹着要下去。但明显,幼祭祀大人并不明白自己在哪儿。

苍三陪侍了一会儿见着幼祭祀大人不吃了,这才禀了一声告退,随后出了马车,车帘处又传来很轻的一声。

然后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。

轻叹一声,有些莫名的烦躁。又是这种囚徒般的感觉。

又?!

小司瑾吃了一惊,眸子里忽然闪过一丝幽光。然而心下却很快略过了这个问题。因为心底的不安越来越明显,甚至······小司瑾抬起细小的左手,纤弱的左手在轻轻的颤抖着。

摊开掌心,内里一道疤痕闪烁着白光,迟疑了一下,右手轻覆了上去,缓缓滑动,那道疤随着右手指尖的滑动,慢慢被掀开,露出一道充盈着白光的剑形白色印痕。

小司瑾目中划过一丝沉重,刚要将神识探入其中,脑袋中却轰然一声响起一道声音,随着这道声音的出现与结束,整个脑袋像要裂开一般,爆炸的疼痛。

无尽的悲意从心底涌了出来,小司瑾倒在马车内的坐垫上,双眼清冷毫无悲意,然而那眼泪却莫名的划出眼眶,不断地流过脸颊。

“既然这么多年你都不出现!那便······哼!永不相见吧······”清俊的男童声音,带着一丝决绝一丝赌气。

你知不知道,我等了有多久,等到,连冰冷的空气都觉得似乎天生就该如此。

清晰的珠碎声自空间灵玉内传来,小司瑾的眼泪依旧流个不停,然而她的嘴角却泛着一丝古怪的笑意。端是个诡异的画面。

“你这又是何苦?”待得痛意微减,小司瑾盘膝坐了起来,像是自语一般,蓦然开了口。

声音因着许久不开口的缘故,带着一分嘶哑。

“散了你的灵识吧。这么多年,你不肯全依了我,又是何苦。”她轻叹一声。

“那个女人创制了你,你就真的这么听她的话?”

“他已经······放弃了你,你······”

······

空寂的马车内,良久,终于再次传来一声轻微的碎响。

细微的灵气慢慢的逸散满整个马车,烟雾缭绕里看不真切她的眼睛。冷漠、讥诮。
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《红莲花开:魔主阴魂不散》精彩评论:

这个作者(净瓶水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红莲花开:魔主阴魂不散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