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夫君罩我去宅斗》昏君让我去宫斗 年上攻 夫君罩我去宅斗总受

更新时间:2020-08-01 21:03:06

《夫君罩我去宅斗》昏君让我去宫斗 年上攻 夫君罩我去宅斗总受 连载中

《夫君罩我去宅斗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椒房宠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乜,若兰

火爆新书《夫君罩我去宅斗》是椒房宠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乜,若兰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只看见那婢女樱桃口,柳叶眉,正是韶华。一双眉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穿戴整齐着,娉娉袅袅。 于是心下一念,有了歪主意,故意往她手上捏...展开

《夫君罩我去宅斗》免费试读

只看见那婢女樱桃口,柳叶眉,正是韶华。一双眉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穿戴整齐着,娉娉袅袅。

于是心下一念,有了歪主意,故意往她手上捏了一捏。

彩鸢急急撤回手,气恼这秃驴无礼,转身走到屏风里。

僧侣见她忍气吞声,心里更加得意,高声道:“娘子放心,本寺僧人嘴最严,乱传话可是要挨罚的。”

钱氏看见彩鸢的异样,不理会这小小的变故。

她懒散的声音透过那雕花纱窗衣,极妖治地散开在空中。

“哦?是吗。”

等那两人走了,钱氏乜她一眼,冷笑道:“怎么?这就委屈了?”

彩鸢低下头耸耸鼻子,摇头。

钱氏的主子行事是从宫里学来的,奴才是什么?奴才就是垫脚的,是她安稳度日的一颗轻如鸿毛的棋子。

她可以为了自己的将来牺牲香鹊,就没打算仁慈对待她们这几个。

倘若今天那秃驴要彩鸢,她照样可以牺牲。奴才就是奴才,以为给自己办了几天事就可以高人一头了?

她的颐指气使都是钱氏给她的,要是奴才的命主子的心,那被踩在脚底下的说不定就是钱氏了。

想到这里钱氏用嫣红的手指尖划了一下彩鸢的漂亮脸蛋。

吐息若兰:“彩鸢,你把自己当主子了?”

彩鸢吓得赶紧跪下,那长指甲在她脸上划开一条的印子,她顾不上疼,哀求道:“奴婢不敢这样想的,娘子饶了奴婢。”

她的确以为自己伺候了钱氏这么多年,也有主仆一次的情份了。

钱氏显然没有心情管她的事,指甲一勾:“起来吧,去外面把那小丫头给我叫起来,花样到会玩。”

彩鸢走到外面,看见青黛和红樱几个依偎跪在一起。

四个人明明都很冷,脸上却都没有绝望的表情。

不知为何,她的心弦拨了一声。

她在羡慕。

日日服侍娘子又如何,外面嬷嬷都尊一句姑娘如何。外面多光鲜亮丽,里面就多艰难困苦。

她羡慕这三个丫头遇到一个愿意为了她们而下跪的主子。

“五姑娘,别跪了。”

彩鸢轻声劝道,钱氏巴不得她跪得时间越长越好。

见青黛面无表情的,彩鸢过去扶住她。

“五姑娘,咱们先回去吧。娘子说你跪多久,就让她们三个接着跪多久。”

她看见青黛的眼神松动了,的确那三个丫头已经不能再跪了,衣裳单薄如纸片,又滴水未进的。

青黛看着那个屋子,冷静道:“我要进去见母亲。”

彩鸢默认了,领她进去了。

屋子很暖和,内外一夹激,彩鸢打了个激灵。更不要说青黛了,小脸铁青的,不住打哆嗦。

青黛膝盖骨还疼着呢,扑通一下说跪就跪。彩鸢被这声音吓得心惊肉跳的,仿佛是听到骨头碎了一般。

青黛还是神色如常,仿佛失掉了痛觉一般。一声也不吭地磕了个响头。

“请母亲饶了我们这一次。”

钱氏本来就是想听她求饶,现在不费吹灰之力听到了,反而觉得没意思。

她还以为是多硬的骨头呢,没想到低下人一被罚就低声下气的,果然是穷苦人家过惯了,连自己和奴仆的关系都分不清了。

青黛继续结结实实地磕头:“请母亲饶过我们这次。”

咚地一声响。

《夫君罩我去宅斗》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椒房宠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乜,若兰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椒房宠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夫君罩我去宅斗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乜,若兰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《夫君罩我去宅斗》 免费阅读章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